堡垒之夜手游官网ios > 其他小說 > 盜門百年 >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便宜師叔不便宜
    陳天戈終于有希望過他夢寐以求的悠閑子了。

    太平山一帶,雖然不是人跡罕至,倒也有適合他們鍛煉的地方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,陳天戈會準時在六點起,然后帶著原燕和蒙蓮一起出門。

    本來原燕和蒙蓮的鍛煉是有一天沒一天的,自從跟了陳天戈,晨練的習慣被強化了。

    路上同樣會遇到崔寶慶老哥仨。

    也遇到這里的住戶,不認識,有時雙方也點個頭。

    香港人在這點非常好,不串門,也不對別人的生活沒興趣,也沒有個婆娘坐在路邊,東家長西家短的扯淡。

    后天他們就要全部上學了??燒飩鈾凸ぷ饗胂攵紀反笏乙幌倫詠鈾褪父鋈松涎?

    “小琴,會開車嗎”

    “不會?!?

    “陳老弟,我倒是會開,可沒駕駛證呀?;褂瀉孟襝愀壅獗吒詵較蚧共灰謊??!?

    真是麻煩,總不能長期包一輛中巴車吧陳天戈倒無所謂,可她們,特指這群女人肯定是不同意的,就是半山區的安保也未必容許中巴進山。

    “你們去買車,按照一房子一輛車的配備,另外多買兩輛保姆車。讓車行送過來,這邊車庫夠用,都停這邊?!?

    “陳老弟,你”

    “都來七八天了。我得去拜訪那個便宜師叔去?!?

    太平山什么都好,就是特么叫出租車太費勁。

    陳天戈帶著原燕和黨琴,幾乎到了山下才叫到車。

    相對于拜訪那個便宜師叔,蒙蓮更愿意和大家一起去買車。原燕也是這樣想的,也表示了這樣的意愿??上?,她是天源資本臺面上的老大,必須得去。

    至于黨琴,作為原燕的助理,本就該跟著。就是這段路走的累人,她可沒國術底子。

    還好,通訊社的警衛還認得原燕。

    “這就準備長期在這邊安家了”

    “是的,師叔?!?

    第一次做這種拜訪長輩的事兒,陳天戈根本無從著手。大包小包拎著去工作單位肯定不合適,最后他忍著心疼,從自己的小木箱里拿了一塊玉佩。

    “這玩意兒值不少錢吧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應該算祖師爺那會兒就把玩的。您拿著也算有份念想?!?

    嘴到不是無措的狀態,一句句很得體。

    “移民的事兒都解決了”

    “師叔,我沒移民,最終是要回去的。我會陪她們到回歸以后,得讓她們踏實嘍”

    許援朝聽到這話他也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他知道原燕和蒙蓮跟陳天戈的關系,原本他以為陳天戈跑香港是為了躲避國家的重婚罪。現在這小子又說他沒移民,還最終要回去

    這就有點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許援朝看著原燕,想看看她有什么異常,結果原燕很平靜。

    “許師叔,我和蒙蓮是克欽族人。再說了,江湖緣不在意那些俗禮?!?

    “你們認同就好”

    許援朝也了解江湖道的做法,只不過現在的社會沒有了江湖道的存生之處。至于這種兩相悅的事兒,沒危害社會,也沒有事主,就是國家法律也有顧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戈,你沒移民,不能長久在這邊的。你準備算了,師叔拿你玉佩,看來也得給你辦點事。要不給你弄個通訊社工作人員的份吧?!?

    “師叔,其實我出不出門無所謂,太平山那邊也沒警察去查。主要是他們后天就要上學,都沒這邊的駕駛證,接送是個問題?!?

    陳天戈終于還是把今天來的目的說出來了,早上出門就想著讓這便宜師叔幫忙,否則也不舍得那塊玉佩,那可是祖師爺留下的子岡牌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太平山上學亂七八糟的說什么呢”

    “呃”這時候陳天戈才想起來,這便宜師叔根本不知道他在太平山買了房。

    上次是買了房哦,當時買了房就給許援朝道別了,好像沒提這茬,后來辦瑣碎的事也沒麻煩他。

    “我在太平山半山那塊買了幾房,大伙兒都住一塊,有個照應。另外就是,我給他們都在香港大學贊助了個什么副學位,后天開學?!?

    “幾你買的是單元樓呀我以為你住大別墅了?!?

    “有別墅,九號是我們住的?!?

    許援朝徹底無語了。這小子從哪搞來的錢不會

    “陳天戈你該不是我記得你跟我說過,遵景華師叔遺愿,絕不再從事師門行當你若有違,師叔會代你師父廢了你”

    許援朝厲聲喝道,手掌還拍著桌子“啪啪”直響。

    辦公室大門突然打開,隨即沖進來兩個黑衣服,手里拿著槍。陳天戈已經聽到了上膛聲

    我去這什么事兒呀

    “師叔,不是您想的那樣。我陳天戈再不濟也懂得師門戒律?!?

    陳天戈站起直腰,眼睛直視著許援朝。

    原燕也一樣的動作,嚇得黨琴也跟著站起來了。

    陳天戈是表明心中坦dàng),而原燕則想的是一旦沖突,她該怎樣配合陳天戈殺出去。

    她的腳步輕輕偏移了。最大的威脅是許援朝,可她必須在發動之時解決兩個黑西裝。

    “你們出去。我就是訓訓子侄,沒事?!?

    許援朝擺擺手,讓黑西裝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原姑娘,你的伸手應該偏向于輕靈和貼吧不錯”

    尼瑪,這臉轉的也太快了不是要翻臉嗎咋又夸人了

    “師叔,上次跟您說過,我跟柳川家的那個話事人有過一個賭約,就在滄州?!?

    “我記得,不就百十來萬美元嗎”

    “后來我們幾個去邊境”

    “哦,倒忘了這茬了。收刮了不少”

    “您說的,當獎勵了?!?

    “行了,好像師叔讓你上交一樣。走,一起去看看你這大資本家的別墅?!?

    “師叔,其實別墅的錢是您大年給的那個沙田馬場的貴賓包廂那次賭馬了?!?

    “嗯,啊你的聽聲辯位管用”

    “管用不過賭博的事兒,我怕天開眼,不好那個?!?

    “改天給師叔說說,我試過,沒用呀。走吧,去你家看看。師叔一個人在這邊,連個可口的家常飯都吃不到。以后有混飯的地兒了?!?

    “師叔,那駕駛證”

    “工作證、駕駛證,咱一并辦了,然后再去,可否一個男人,娘不嘰嘰的?!?

    許援朝安排了給陳天戈和崔寶慶駕駛證的事,換了便裝,有找了一輛香港本地牌照的車,讓陳天戈開。他倒也敢。

    “這小姑娘”

    上了車他才想起來這姑娘來。

    “黨琴,唐山人,跟我遭遇差不多。是被政府養大的。現在做原姐的助理,也是我們的大總管?!?

    “好,多用咱自己人?!?

    黨琴還暈著。他們的對話信息量太大,自己根本消化不過來。

    師叔、師門、江湖、手,邊境、賭馬、滄州、賭約。這還是個解放軍,她的命是解放軍救的,天生對解放軍親切。問題是,他們都是什么人啊

    武林嗎

    本章完<b>章節內容正在努力恢復中,請稍后再訪問。</b>

    '
    (堡垒之夜手游官网ios www.zhylc.icu = 堡垒之夜手游官网io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