堡垒之夜手游官网ios > 都市言情 > 大小姐的貼身兵王 >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自大致死
    歐陽宏的反應極快,在雪針出來的那一刻,他就已經祭出了自己的兵器,牢牢擋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蕭天同樣亦是如此,宗師之境的他們,無論是反應速度,亦或者是實力,都是非常的強悍的。

    但有一點,那就是他們的凝聚力。

    雪針是在四面八方飛襲而來的,他們倆就算是擋住了自己身前的一個方向,身后的方向,亦是不能夠阻擋得了。

    “沐玲,快來幫手啊,我們快要抵不住了!”歐陽宏此刻滿是震驚的神色,對一旁的沐玲喊道。他從這些雪針,能夠感應到一股奇特的力量,他不敢讓這些雪針觸碰到自己,要不然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,還不知道。

    蕭天的神情亦是凝重無比,他祭出武器在阻擋著那些雪針,驀然他的眼神看到了水池中的那些殘骸,當看到這些殘骸之后,整個人的神色,從凝重變得煞白。

    沐玲要上去幫忙兩人解圍,畢竟說到底,歐陽宏和蕭天都是她的伙伴,不能見死不救。

    不過她卻是被周童給阻攔下來了,周童拉著沐玲的手袖,緩緩說道:“這是一個術法機關,在力量的波動下,會源源不絕的出現雪針,直到沒有能量波動為止,你要是這般冒然進去的話,那也是死路一條!”

    沐玲被周童的話給震驚到了,她邁出的腳步,不由得收了回來,目光凝重無比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剛剛那一句話,再度從場中飄忽出來。

    “鬼帝冢,你的安息之地!”

    這句話,依舊是和剛剛周童聽到的那樣,聲音由大到小,在整個場中回蕩不止。

    歐陽宏和蕭天,此刻已然滿頭大汗,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他們對于沐玲進行求救,卻發現沐玲不為所動,他們一直忽略的周童,一直看不起的周童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兩人的一顆心,均是掉入到了谷底,他們在抵擋著,在賣力的進行?;ぷ隕?。

    不過這一個情形,終究沒有持續多久,歐陽宏率先邁被漫天的雪針給扎在身上,緊接著他的臉龐一瞬間之下,變得雪白起來,整個人的呼吸,也是驟然停止下來,在死前的那一刻,掙扎著的歐陽宏,一個站不穩,直接摔入到水池之中。

    蕭天的情形,也和歐陽宏的如出一轍,沒能夠抵擋住這些漫天雪針。

    當他被扎成一個馬蜂窩的時候,亦是掉入到了水池之中,與那些殘骸進行了永世的長眠。

    他們倆徹底的死去之后,左右兩面的墻壁,不再射出雪針,同時那一句讓人聯想到鬼神之說的聲音,也是在場中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沐玲看到這一個情形,整個人都是震驚了起來,臉色變得凝重無比。

    適才,活生生的兩人,竟然在這一刻直接陣亡了,沒有一點點的懸念,甚至于連掙扎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沐玲吞了一口唾沫,對身旁的周童問道。

    “術法機關!可能這鬼帝冢,是一個高手的長眠之地,制造這些術法機關,為的就是在自己長眠之后,不讓其他的人對他進行打擾!”周童一臉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沐玲被震驚住了,對于這些事情,她從來沒有想到過。

    同時她看向周童的眼神,也是變得奇怪起來。

    她之前就有感覺到周童是一個強大的人,神秘的人,經過現在這一刻,她終于是證實了自己心中所想,這是一個無論在實力上,還是閱歷上都要比她強悍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剛剛是不是也出去過了,遭遇到了與剛剛他們一樣的情形?”

    “是的!不過我與他們相比,終究是幸運一些,并沒有死,而他們的自大,造就了他們永遠的留在這里?!敝芡湫σ簧?,隨后對沐玲淡淡說道:“行了,我們過去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過去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將身上的衣衫都弄濕即可!這些雪針,是通過禁制形成的,雖然帶有威力,但遇水則化水,我們完全無懼。另外,我們在探險的時候,要相信自己的隊友,勇于將自己的后背交給自己的隊友,如此在任何的戰斗中,才能夠有高的勝算。要不然如同這兩人一樣,到頭來,也終究是逃不過一死?!?

    沐玲聽完周童的一番話之后,心里頭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神秘的男子,一個閱歷頗豐的男子,甚至于她連周童的具體實力,都沒有見到過。

    總之她有一種感覺,那便是無論是發生什么樣的事情,在這個男人的面前,都不算是事。

    周童上前,在邊緣之地用手捧起水,將自己的衣衫給弄濕。

    當他看到沐玲并沒有和他一樣做法之后,當即回頭看了看沐玲。

    “那個,這水池里的水,可是尸水,我不想啊……”沐玲臉上帶著郁悶的神色說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比我們的性命重要?如果你連這點都不能承受,那你現在還可以退出去,回去到都市好好生活!”周童沒有逼迫沐玲,只是淡然說道。

    萍水相逢,他該說的說了,不該說的也說了。

    他不會強迫別人去做任何的事情,畢竟與自己無關。

    沐玲被這么一說,面上霎時露出了決然之色。

    是啊,如今這情形,還有什么能比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?如果害怕,何不如退出這鬼帝冢?

    在周童動手完畢之后,沐玲也開始動手了。

    沐玲裹著的大衣,被沾濕之后,緊緊的貼在身上,定睛一看,可以看到那一道曼妙的線條,雖然裹著身體,但卻更給人一種引誘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沒見過女人???”沐玲瞪了周童一眼,說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倒是看過,但沒見過身材這么好的女人,如果沒有大衣的情況下,我想你這身材更加的美妙!”周童直言不諱的說道。

    對于漂亮的女人,他一向持著欣賞之心,無論面對誰,都如此。

    沐玲被這般夸獎,竟是覺得有點點的竊喜,不過面上的神色卻依舊不變,微微惱怒的看著周童:“流氓!”

    “呵呵!我要想對你流氓的話,我想你也不會拒絕我這樣的帥哥,你說是嗎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別廢話,趕緊走吧!要不然這術法機關,有一個變動的話,我們就得回返了?!便辶岱⑾腫約涸謐炱ぷ由喜皇侵芡畝允?,當即轉移了話題。

    周童也沒有過多的在言語上糾纏沐玲,轉而是直接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們動身的那一刻,水池里頭,有著他兩人的倒影,緊接著只見到左右的墻壁上,再一次的雪針飛出來,漫天飛羽。

    但是當這些雪針落在周童身上的時候,卻都一致的融化開來,更加令得周童的大衣沉重了幾番。

    而在此中,周童也是沒有閑著,畢竟頭部沒有裹著,他仍舊是需要動手將頭部給護住。

    在護住頭部的那一瞬間,周童的腳下速度變得飛快,沒到一分鐘的時間,就已然過去了這一個通道。

    后方的沐玲看到周童安然的過去之后,她也是沒有任何的遲疑,快速的朝周童那頭沖過去。

    周童看著沐玲沖過來,雙眼則是緊緊的盯著水池里的倒影。

    等到沐玲安全過來到之后,他這才開口說道:“這術法機關,用的是倒影這一個原理!雖然我不知道具體,但我卻明白,只要有倒影的出現,那就會觸發這術法機關,歐陽宏和蕭天,他們只能做這水池里的一只孤魂野鬼了!”

    沐玲聞言,當即是回想起之前的情形,當她理清楚思緒之后,面上頓時是露出了驚訝的神色,看向周童:“沒想到你還有兩手絕活,這樣的術法機關,都被你給推理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我是誰!”周童笑了笑,隨后話鋒一轉:“對了,那歐陽宏和蕭天,他們是什么人?我在京都怎么都不知道這兩個少年宗師的存在?”

    被問及這兩人,沐玲的神情明顯是愣了一下,在沉吟著,并沒有立即回答周童的話。

    許久,她這才開口:“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,如果在之前,我或許認為我們并不是一類人,但是經過現在這幾次的事情,我認識到了你的實力,告訴你也無妨!”

    在沐玲的訴說之下,周童終于是知曉到了武者這一塊的秘辛。

    華夏之中,有著八大家族,分別是凌家、火家、趙家、沐家、歐陽家族、蕭家、何家和申家。

    這八大家族,都是隱藏在暗地里的百年大家族,他們不經常在明面上活動,因為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,都是武者,就算是一些人不是武者,那也是叱咤商場的大鱷。

    每一個家族的實力,都是非常的強大,甚至是可以這么說,他們已經是凌駕于強大的xx機關之上,只不過他們都不愿意去干涉這些事情而已,因為在武者的眼里,只有修煉,只有奪天地之造化,成為人上人。

    甚至,每一個家族的人,都期望能夠脫離這一片天地,到達另外的一片廣闊的天地。

    周童聽完沐玲的話之后,整個人都是震驚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他已經有猜想過這樣的事情,但當他聽到一個知情人全部訴說出來的時候,還是忍不住震驚了起來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眉頭,深深的皺了起來,他從這些信息中,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八大家族的強勢,特別是火家。

    “你對火家的了解有多少?”周童盯著沐玲,直接問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與火家有關系?”沐玲聽聞問話,也是稍稍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有點!我的女人,就是火家的人,名為火鳳。當時火鳳被她們家族的人給帶回去了,并且明確告知我,我們不是兩個世界的人……我現在只想知道,我與火家的人,有著多少的差距……”

    對于火鳳這事情,周童沒有任何的隱瞞,直接與沐玲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一個堅強的男人,那是不需掩蓋事實的,他們都要迎難而上,才能夠解決問題,如若一味的包庇起自己的弱點,那永遠也不能夠實現自我。

    沐玲聽著周童的話,不知為何,竟是感覺到心里頭有點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特別是在看到周童為了火鳳,這般努力奮斗,這般勇于探索未知事情,她就覺得火鳳很幸福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這么說,火家隨便一個人出來,你都不是對手!因為火家年輕一輩的人,與你同齡的那些,早就已經是少年宗師了……”
    (堡垒之夜手游官网ios www.zhylc.icu = 堡垒之夜手游官网ios)